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!

《南歌子·游賞》原文翻譯及賞析

古籍 時間:2019-10-09 我要投稿
【www.qykgaj.live - 古籍】

  南歌子·游賞

  宋代:蘇軾

  山與歌眉斂,波同醉眼流。游人都上十三樓。不羨竹西歌吹、古揚州。

  菰黍連昌歜,瓊彝倒玉舟。誰家水調唱歌頭。聲繞碧山飛去、晚云留。

  譯文及注釋

  「譯文」

  山色與歌女黛眉濃聚一樣綠,碧波就像人的朦朧醉眼一樣流。人們都愛登上十三樓,不再羨慕竹西歌吹的古揚州。

  菰米軟糕菖蒲菜,玉壺向玉杯傾倒著美酒。不知誰家唱起水調歌頭,歌聲繞著青山飛去晚云又將它挽留。

  「注釋」

  ①南歌子:《南歌子》是詞牌名稱之一,又名《南柯子》、《恨春宵》等。

  ②游人:指游玩的人。出自蘇軾《泛舟城南會者五人分韻賦詩得人皆苦炎字》:橋上游人夜未厭,共依水檻立風檐。

  ③十三樓:宋代杭州名勝。出自吳自牧《夢梁錄》卷一二《西湖》:“大佛頭石山后名十三間樓,乃東坡守杭日多游此,今為相嚴院矣。“

  ④竹西:揚州亭名。本句意謂杭州十三樓歌唱奏樂繁華,不必再羨慕前代揚州的竹西了。

  ⑤揚州:淮河以南、長江流域東南地區,《周禮》稱東南曰揚州。

  ⑥菰黍(gūshǔ):指粽子。菰,本指茭白,此指裹棕的菰葉。

  ⑦昌歜(chāngchù):宋時以菖蒲嫩莖切碎加鹽以佐餐,名昌歇。

  ⑧瓊彝(yí):玉制的盛酒器皿。

  ⑨玉舟:玉制的酒杯。出自蘇軾《次韻趙景貺督兩歐陽詩破陳酒戒》:“明當罰二子,已洗兩玉舟。”

  ⑩水調唱歌頭:即唱水調歌頭。傅本注:“水調曲頗廣,謂之歌頭,豈非首章之一解乎?白樂天六幺水調家家唱。”

  賞析

  這首詞寫的是杭州的游賞之樂,但并非寫全杭州或全西湖,而是寫宋時杭州名勝十三樓。然而,此詞雖以寫十三樓為中心,卻也沒有將這一名勝的風物作細致的刻畫,而是運用寫意的筆法,著意描繪聽歌、飲酒等雅興豪舉,烘托出一種與自然同化的精神境界,給人一種飄然欲仙的愉悅之感;同時,對比手法的運用也為此詞增色不少,詞中十三樓的美色就是通過與竹西亭的對比而突現出來的,省去了很多筆墨,卻增添了強烈的藝術效果。此外,移情手法的運用也不可小看。作者利用眉峰與遠山、目光與水波的相似,賦予遠山和水波以人的感情,創造出“山與歌眉斂,波同醉眼流”的迷人的藝術佳境。晚云為歌聲而留步,自然也是一種移情,耐人品味。

  “山與歌眉斂,波同醉眼流”,是說作者與同伴面對旖旎的湖光山色,盡情聽歌,開懷痛飲。歌女眉頭黛色濃聚,就象遠處蒼翠的山巒;醉后眼波流動,就象湖中的滟滟水波。接著補敘一筆:“游人都上十三樓。”意即凡是來游西湖的人,沒有不上十三樓的,此一動人場面就出現在十三樓上。為了寫出十三樓的觀覽之勝,作者將古揚州的竹西亭拿來比襯:“不羨竹西歌吹古揚州。”這里說只要一上十三樓,就不會再羨慕古代揚州的竹西亭了,意即十三樓并不比竹西亭遜色。據《輿地紀勝》記載:“揚州竹西亭在北門外五里”,得名于杜牧《題揚州禪智寺》的“誰知竹西路,歌吹是揚州”。竹西亭為唐時名勝,向為游人羨慕。

  過片以后,極寫自己和同伴于此間的游賞之樂。“菰黍連昌歜”,“菰黍”即粽子。“昌歜”為宋代一種食品。句意為他們宴會上食用的食品,材料普通而精致味美。“瓊彝倒玉舟”,“彝”為貯酒器皿,“玉舟”即酒杯,句意為漂亮的酒壺,不斷地往杯中倒酒。綜上二句,意在表明他們游賞的目的不是為了口腹之欲,作烹龍炮鳳的盛宴,而是貪戀湖山之美,追求精神上的愉快和滿足。最后則以描寫清歌曼唱滿湖山作結:“誰家水調唱歌頭,聲繞碧山飛去、晚云留。”水調,相傳為隋煬帝于汴渠開掘成功后所自制,唐時為大曲,凡大曲有歌頭,水調歌頭即裁截其歌頭,另倚新聲。此二句化用杜牧《揚州》“誰家唱水調,明月滿揚州”,但更富聲情。意思是不知誰家唱起了水調一曲,歌喉宛轉,音調悠揚,情滿湖山,最后飄繞著近處的碧山而去,而傍晚的云彩卻不肯流動,仿佛是被歌聲所吸引而留步。

  創作背景

  公元1090年(元祐五年),詞人到杭州擔任知州。在此期間詞人游山玩水。端午節時詞人與他的友人游覽了杭州名勝十三樓,為了記錄自己的游玩過程以及感受,于是寫下了這首詞。

  賞析二

  上闋以十三樓為主線,寫詞人歡飲和游人玩樂。起首“山與歌眉斂,波同醉眼流”寫景狀事,將樓邊景物與游人之宴飲融為一體,極有趣味。作者采用移情手法,既寫湖光山色之美妙,又暗含宴飲之歡樂。“不羨竹西歌吹古揚州”繼續渲染盛況。作者寫只要游人一登上十三樓,就不會再羨慕游覽揚州竹西亭的唐人,雖未直接描寫十三樓,其壯麗景觀卻呼之欲出。

  下闋以“歌聲”為主線,繼續寫游樂“菰黍連昌歇,瓊彝倒玉舟”寫宴飲的酒食,襯托宴席的歡樂氛圍,寫游人盡興之趣,隱含在湖光山色里心神俱醉,放浪形骸之意。

  “誰家水調唱歌頭”,寫在宴會上聽人唱《水調歌頭》曲。這歌聲極其悠揚,“聲繞碧山飛去晚云留”,在湖泊山巒之間繚繞不絕,就連傍晚的云霞都久久不肯散去,好像也被歌聲吸引了一樣。

  “眉峰與山”、“眼波與水”互為依托、交相輝映,成就了“山與歌眉斂,波同醉眼流”的絕妙境界,富有詩情畫意。該詞中比喻、擬人、對比之手法處處皆在,卻化于無形,全詞通暢絕妙、渾然天成。

  此詞雖以寫十三樓為中心,卻也沒有將這一名勝的風物作細致的刻畫,而是運用寫意的筆法,著意描繪聽歌、飲酒等雅興豪舉,烘托出一種與自然同化的精神境界。

熱門文章
多乐彩网站